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初恋情人痴情苦等了我20年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5 23:36:14  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倾诉人:亚米 女 48 公司部门主任

  一场误会,我与初恋男友分道扬镳

  认识郝明时,我才17岁,刚被分配到一家工厂上班。他是早我两年进厂的员工,不论工作还是生活上都对我特别照顾。傻子都看得出,他对我有意。可当时我年纪太小,父母反对我过早谈恋爱,郝明知道后,只得暂且把一些话搁在心里,但行动上对我是一如既往地好。直到3年后我满了20岁,他才向我表白。我觉得,一个男人为了一份爱情能耐心等上3年,足以可见他的真心。

  现在回忆,我跟郝明在一起的日子特别幸福。我比较大大咧咧,他却十分细心,总是提醒我注意一些生活中的小细节,比如天冷要加衣服,出门记得带伞,听见我稍微咳嗽两声就连忙拉着我往厂医务室跑。另外,我脾气很大,动辄就跟郝明闹别扭,可他从不跟我计较,每次都百般忍让、包容。几个要好的女同事常常羡慕地说:“亚米,郝明对你真好,要是我们也能找到这么细心、体贴的男友就好了。”闻言,我感觉很满足。

  那时候,我们爱得很真、很纯粹。虽然很多人不看好我和郝明的关系,觉得他家太穷,配不上我,可我从来不以为意。后来,我又在父母的要求下自考上了一所中专,离开工厂去大城市求学,反对的声音越发强烈,说我和郝明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,一点都不般配,可我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观点。那个年代,通讯很不发达,我俩惟一的联系方式就是书信往来,可即便如此也不能阻隔我们对彼此的思念和牵挂。

  就这样坚持了一年,当初反对我和郝明交往的家人眼看我的态度十分坚持,也就只好默认了这层关系。记得第一学年暑假期间,我们拜见了双方父母,他家已开始添置家具、家电什么的,我家也同意待我毕业就和郝明举行婚礼。似乎,一切都很顺利,只要再耐心等个一年半载,我们的爱就能够开出美丽花朵了。

  可后来却发生了一场误会,让这段已经能看到曙光的爱情戛然而止了。那是我第二学年放暑假期间,我提前回了老家,还故意没有通知郝明,打算给他一个惊喜。那天,我提着行李去了工厂,可并没有看见他的人,倒是一个同事说:“郝明去车站接小露了。”我一听就来了火,因为之前已经听说过“小露”这个名字,郝明还亲口告诉我他和她一起看过电影。

  几乎有点气急败坏,我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跑去向郝明父母告了一状,说他如何如何欺负我,说他和那个叫小露的女孩有问题。待他回来后,我又劈头盖脸质问他:“你跟小露是什么关系?”旁边,他的父母也在不停数落、责备。可能是当时的架势让郝明有些懵、有些烦,他回了句:“你管不着。”一句话将我彻底激怒,我流着泪冲出了他家大门。当天,我赌气又返回了学校,发誓再也不理这个男人。

  现在回想,当时的决定实在太草率了,我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一段苦心经营了好几年的感情,放弃了那个爱了我好几年的男人,甚至没有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  再相逢解开心结,可我们已各自有家

  一年后,我毕业了,回到厂里继续上班,直接被分配到了行政科室,而郝明还继续呆在车间里。不知是彼此故意在回避,还是真有那么巧,那以后,我和他竟再也没有碰过面,只是偶尔从同事口中得知他的消息。

  再然后,我开始了另一段感情,对方家境很好,工作单位也不错。在家人的催促下,我们很快拿了结婚证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拿证还不到一个月,就听同事说郝明也结婚了,对象正是那个叫小露的女孩子。乍听到这个消息,我很气愤,越发认定当初自己的猜测没有错,越发觉得是他欺骗了我。

  带着赌气的成分,我对自己说:“一定要好好工作、好好生活,要让那个欺骗我的家伙瞧一瞧,离了他,我照样能够幸福。”可偏偏事不遂人愿,孩子还不到一岁,丈夫就得了严重的肾病,失去了性功能,从那以后,我们再也没有了夫妻生活。但为了孩子,我一直苦苦支撑,努力维持着这个家。

  孩子三岁时,厂里举办了一次聚会。不知大家是无意还是故意的,我和郝明被安排在了同一张桌子上,座位也紧挨在一起。吃饭期间,他忽然对我说:“你看上去憔悴了很多,是不是过得不好?”说完,他竟哭了。顿时,我也慌了神,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或者解释。倒是他又兀自说着:“其实我知道你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,看你这样,我真的很心疼。”一句话触动了我的心弦,我忍着心酸问他:“既然还心疼我,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对我?”

  直到这时,郝明才说起原委。他说,其实当年的误会发生时,他和小露真的没有什么,只是我态度太坚决,他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。另外,自从我考上中专后,他就一直感到自卑,发生误会后,这种自卑的心理更让他一再退却。再后来,我结婚了,他心灰意冷,也匆匆成了家,至于新娘为何会是小露?他解释说,小露家在乡下,一直想嫁进城,反正娶谁都是娶,干脆就娶个熟人。

  这是事隔多年后,我第一次得知那次事件的真相,心里不禁又痛又悔。可说什么都晚了,因为我和郝明都已经有家有小孩,时光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  20年来他为我等候,我却迟迟犹豫不决

  那次以后,我和郝明又有了联系。他曾多次说还爱着我,多次提出想要离婚,然后和我在一起。可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地占有他的爱?毕竟他已有妻有儿。何况我也有家庭,纵然和丈夫已只是名存实亡的夫妻,我也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,更不想让孩子受到伤害。所以,每次我都拒绝,每次我都尽力说服他打消这个念头,甚至哄他说:“等孩子们长大了再说吧。”渐渐,郝明接受了我的意见,我俩约定暂时只做朋友。

  之后20年,我和郝明始终恪守着这个承诺,保持着友谊的尺度,从没有越雷池一步,即便心里有爱在百转千回,我们也努力隐忍着。当我遇到困难时,他会尽一切力量帮我;当他和妻子发生矛盾时,我也会努力地进行劝解、调和。似乎,真的只是极好的朋友,就连他妻子小露都说:“亚米,多亏有你这个朋友常常劝劝郝明,要不他早就离开我、离开这个家了。”

  在大事大非面前,我懂得分寸,毕竟我们都有家,必须要担负起自己应尽的责任,对配偶、对子女。可最近,郝明又再次对我提起重组家庭的事,因为他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参加工作,我的孩子也大学毕业了。“你不是说等孩子们长大了再考虑我们的事情吗?如今终于等到他们都长大了,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话了?”说实话,看到郝明那恳切的样子,得知他等待我的念头一直没有淡忘,我的心早已感动得一塌糊涂,恨不得马上答应他的要求。可一想到现实,我还是犹豫不决,我怕孩子不能理解我,怕丈夫不能接受。

  “你这么多年都是在为别人活,如今都过去了大半辈子了,你总得为自己活几年吧。”这是郝明对我说的话,也正好戳到了我的痛处。他还说:“我们明明还相爱,为什么就不能光明正大走到一起好好爱一次?难道注定要遗憾一生?”听到这里,我的心越发蠢蠢欲动。

  于是,我变得更加矛盾了,一方面是对爱情、对新生活的强烈渴望;一方面是对孩子、丈夫的牵挂,且近段时间丈夫又失业了,我觉得若这个节骨眼上提离婚对他伤害太大。毕竟,他和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,就算没有爱情,亲情还是有的。所以,我陷入了迷茫,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? (文中主人公均使用化名)

  专家辣评:

  20年来亚米和郝明一直在精神上彼此扶持,不敢越雷池半步,这足以说明他们在道德规范上的遵循与恪守。他们所渴求的是一份能被放在阳光下,正大光明的情感关系。可冲突就在故事的结尾,大部分人看到亚米在诉说对老公的不忍时,会把整件事的矛盾归结为一个走向问题,向左走还是向右走,是留下还是离开。然而在这个走向背后,掩藏的却是一份莫大的隐忍,一份对幸福追求的勇气。

  追求幸福肯定是需要勇气的,因为幸福从来都不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,并非每个人都敢于获得它。老公失去性功能,老公失业,凡此种种的理由挡住了亚米迈向幸福的步伐,这些看上去不属于由她来背负的责任,却那样理所当然的压得她透不过气。她害怕迈出一步,余生就会活在道德的愧疚与旁人的不耻中。道德是个好东西,能够约束人的言行,然而伪道德却能将人折磨在爱与痛的边缘,难以翻身。

  所以回到最初的观点,这绝非一个简单的离不离婚的问题,而是有没有勇气追求自身幸福,是坚守伪道德还是听从内心声音去走路的问题。

  一份被时间考验了20年的感情,令人动情动容,这样的感情若始终被搁置在好朋友的尴尬境地,那将是对人心的莫大折磨。人生的选择亚米曾大胆又负气的做过一次,却遗憾久久,第二次的选择无论是向左或向右,都希望亚米不要再重复遗憾的错误。(作者:毛白杨,三峡论坛心灵在线版主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)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